Translate

2016年11月4日 星期五

习总为海外民运辩护

习总为海外民运辩护
习总日记(2016,11,4
民运分子中不尽是反共之徒,也有护党的,如王希哲等。投桃报李,我也要为民运说几句。就拿芦笛的旧作《五论伪民运比现代中共更反动》做牺牲吧。讽刺的是,芦笛那些文章发表于2003年,芦笛在那篇文章中把王希哲列为伪民运反共激进分子。命运弄人,今天的王希哲与芦笛站在同一条战壕里,而战壕里却已不见芦笛大神伟岸的身影。
十多年过去了,今天的芦笛只对他自己的游记感兴趣,希望能出版发行捞几个小钱。其他的著作,我想芦笛自己也难以启齿再提,更遑论发扬光大了。
芦笛:这些人的共同特徵,是用毛共那一套去反对现在的中共,其实比如今的共产党坏多了,代表着的其实是一种非常反动的黑暗势力。
习总:的确普遍存在用毛共的一套反共的现象。但中共每天都在杀人,民运分子杀了谁?说他们比中共坏多了,说他们代表非常反动的黑暗势力,是极其严重错误的。
芦笛:追求民主必反共,不过那反的是党文化,并不是共产党本身。将现在的共产党看成是毛共那样的邪恶势力,这种错误比刻舟求剑的那位老祖宗还荒唐。
习总:党文化是党本身的一部分,把党文化与党本身这两个概念截然分开纯属无稽之谈。党文化如虎之皮,只谋皮即使不杀虎,虎也难活。所以虎断然不会由你从容揭皮,不咬死你才怪。2003年胡锦涛任总书记江泽民听政,芦笛认为邓共已非毛共般邪恶势力。今天习共当道,不知芦笛大神又做如何评价?邪恶乎?
芦笛:世上最具有讽刺性、也最令人悲哀的事,是今日中国的所谓海外民运竟然是由一夥毛共遗孽来进行,而他们个人的道德操守不仅不能和我党当年那些志士相提并论,而且采用的战略(如果有的话,反正我从没见过)和策略比我党当年还笨拙一万倍。不管你怎么仔细端详,似乎都看不到他们有什么切实可行的改造中国的主张,但见那空空如也的大脑和满腹满腔的仇恨。因此,他们给人的印象不是一夥打江山,坐江山的新时代流寇,就只能是以反共作为具体的谋生手段的职业政客。说他们是伪民运人士,正是恰到好处,一点都不过份。
习总:都是生在红旗下长在新中国的人,身上除了党文化中华文化外,的确不可能有其他味道。而且不仅是毛共余孽,还有邓共余孽。但是芦笛,我警告你,你不配用“我党”二字。言归正传。毛共邓共余孽也可能反共,也有反共的权利。虽然他们无法彻底改掉身上的余孽毛病,但他们已经认识到党文化的罪恶,发誓推翻中共进行反共。同样,即使愚昧即使空空如也之大脑和满腔仇恨,也有反共的权利。一群以反共为职业的政客,有罪吗?不可以吗?
芦笛:正因为仇恨遮盖了双目,他们才拒绝承认中国在后毛时代不到30年中发生的天翻地覆的巨大社会进步。他们真正关心的其实不是中国人民的福祉,而是不惜一切代价推翻中共的万恶统治。
习总:无论发生多么大的变化,高举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旗帜不会变,共产党领导地位不会变,实现共产主义远大理想不会变。主张推翻中共一党专制统治的人们,正是因为认识到,只有推翻中共政权建立民主体制,才能从制度上保障人民的福祉。
芦笛:话说去年2、3月间,我在网上发动扫荡,在扫荡文中提醒“ 民运家们:今日中国已是核大国,在这种国情下,如果有人还要坚持用暴力革命推翻共党,请先去证明暴力革命触发核内战的概率为零。
习总:若有人经过完美的逻辑推理和权威的证据证明了“为零”,谁又会百分之百相信这种理论上的论证?反之,谁又能证明党内权力斗争所导致的军事政变触发核内战的概率为零?
芦笛:毛共之所以成了中国有史以来最反动的统治集团,主要是因为它和传统社会的专制君王不同,是一个政教合一的邪教组织。在这点上,它和反文明前驱太平天国颇为相似。
习总:现在的中共难道不是“政教合一”?
芦笛:如果中共彻底放弃专制制度,刻意在中国推行渐进民主改革,贵党是否还要坚持打倒它?更重要的是,如果贵党将来在中国执政,将准备怎么处理中共的各级干部、几千万党员以及无数认同毛主义的工农大众?这些人算不算人民的一部份?是否享有公民的基本政治权利,包括自由宣传政治主张并结成旨在合法执政的政党?
习总:如果中共推行渐进民主改革,我相信绝大多数的民运人士会支持和赞成。从他们很多人支持推崇胡耀邦赵紫阳的言行,便不难了解他们对中共实现民主改革的态度和立场。将来中国实现了民主,认同毛泽东思想的人数会大大减少。请放心。
芦笛:客观地说,共党已经退守到了最后底线:只要不是旨在推翻他们的有组织活动,无论你干什么、说什么他们都不理会。只要不是直接骂共党的文字就能在国内网上贴出,而且国内论者还能享受境外言论自由。有的国内网友在海外中文网上几年如一日鼓吹用暴力推翻共党,也没遭惩罚。
习总:13年过去了。中共在以我为核心的党中央领导下,已经用实际行动强有力地驳斥了芦笛大神的判断。抱歉了。
芦笛:因为家庭和本人经历,老芦恨我党,并不亚于任何同志。但好歹接受了点西方现代文明的熏陶,有点忠诚的反对派的文明常识。因此,反共甚至倒共都不错,但必须在忠于国家民族的大前提之下。绝不能因为一己私仇甚至私欲,便罔顾国计民生,只求推翻共党,哪怕玉石俱焚、生灵涂炭都在所不惜。
习总:放心。纵使他们有此贼心贼胆贼计谋,也无钱无人无可能实施。
芦笛:任何有点政治常识的人都知道,一个靠高压统治的专制国家,如果政权骤然垮台,一定出现权力真空,接之而来的便是天下大乱,内战席卷整个国家,让所有的人都没有好果子吃。此类事件不但在中国历史上周期性出现,而且在殖民帝国(诸如大英帝国和苏联帝国)垮杆后前殖民地国家或卫星国中反复出现。非洲和中东地区以及印巴之间的武装冲突,甚至延续了半个世纪还方兴未艾。
习总:满清垮台后进入北洋政府军阀混战时期,作为历史大家的芦笛大神心里清楚国家乱到什么程度。苏联解体后乱成啥样,东欧各国共产党政权垮台后乱成啥样,任何有点政治历史常识的人也都知道。总之,国民文化文明程度的高低,与政权更迭时国家动荡的程度成正比。
芦笛:第三,最重要的是,作为长期垄断一切政治权力和精神权威的统治者,中共骤然垮台必然导致天下大乱。因此,维护安定团结,使国家不崩溃解体,在客观上符合人民利益。
习总:当年如果苏共垮台而苏联不解体,将会比解体更乱。因为解体避免了各加盟共和国的独立要求与中央政权的矛盾。因此崩溃解体更符合人民的利益。中国的西藏、新疆和香港的独立要求在中共崩溃之后一定会成为国家动荡的重要因素。
芦笛:迄今为止,只有老芦首次指出这种斗争之荒谬,并说明正确的、理性的反共斗争应该是迫使中共在具体事务上让步,从而谋求达成有利于人民的妥协的斗争。既然绝大多数知识分子都悟不出这个道理来,说起来也不能太苛责所谓民运领袖这些内王外圣、内毛外民的职业革命家们。
习总:何为正确的、理性的反共斗争?来点具体的。什么样的斗争能迫使中共在具体事务上让步?你能悟出这个道理,你能拿出具体的可操作的办法来吗?说不出具体可操作的方法的话,芦笛讲的都是废话屁话。
芦笛:这就是大多数民运领袖的致命弱点所在,也就是他们闹腾到今天也拿不出个具体的治国纲领和方针的根本原因──毛时代提供的教材只教你如何抢猪,从来不教如何养猪。
习总:手中没有政权,空有治国纲领和方针又有何用?等到民主竞选时,自然会有的。
芦笛:事实证明,在民运领袖言传身教下形成的网上民主阵营,已经完全堕落为强大的黑暗势力,伸向各个海外公共论坛。哪个公共论坛一旦被这些人盘踞,那儿就只会回响着倒共主旋律 ”。高水平写手将被他们动用各种下流手段挤走,只留下几个毫无斤两或缠夹不清的拥共写手为他们的民主作点缀。
习总:报告芦笛大神,13年来,我们的大外宣计划已经统统把海内外媒体网站论坛报纸拿下。不光拿下了中文媒体,连反动势力美帝的也拿下不少。
芦笛:正因为如此,这些人根本不可能成为逼迫中共改革的有效的党外压力集团。相反,在客观效应上,他们起到的作用是和民族分离主义者们从左右两个方面夹击中共,为已经是步履维艰的改革事业添乱。如果中共真的让这些人弄垮了,那么降临到中国人民头上的不是什么民主乐园,而是历史上见所未见的大灾难,那时条条江河都将流淌着鲜血,座座山岗都会化成焦炭。
习总:的确,要人没人要钱没钱的他们的确不可能成为逼迫中共改革的党外压力集团。你芦笛大神也不可能。既然下了如此断言,怎么又出来一句“如果中共真的让这些人弄垮了”的话?逼迫改革的力道也没有怎么可能有“弄垮”的力道?
不过,现在的中国,在中共统治下,已经差不多条条江河流淌着能置人于死地的化学有毒物质,50多座核电站已经和正在兴建。这些核电站一旦发生核泄漏事故,座座山岗不会变成焦炭,但会飘荡着看不见的核尘埃。

1 則留言:

  1. 比特币的投资价值
    得到 全球的肯定

    用 CopyTrader™ 专利技术同优秀交易员讨论交易策略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