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slate

2017年6月22日 星期四

今夜习总与岐山同眠

今夜习总与岐山同眠
习总日记(2017623
十八大以来,在以我为核心的党中央英明领导下,以王岐山为中纪委书记的中纪委,大刀阔斧雷厉风行打老虎拍苍蝇反腐永远在路上整党管党治党,取得了辉煌的成绩,使得绝大多数领导干部不敢贪、不能贪,但也激起了党内一小撮人的激烈反对。
最近几个月很多退下去的老同志来信传话,表示了对反腐队伍内部尤其是对反腐的带头人王岐山自身廉洁的担忧。我反复强调打铁还需自身硬,倘若王岐山被坐实贪污腐化,势必影响党的反腐反贪力度和诚信。当然话又说回来,即使王岐山本身贪污,也不能证明他所领导的中纪委五年来反贪反腐都是错案冤案。这么简单的逻辑大家应该懂吧。
我一直在等岐山来找我,主动谈郭贼文贵在海外爆料他的贪污腐败。左等右等他不来,可把我急得。我心想,哎,岐山,咱们可是一伙的啊。他们爆你的料就是爆我的料,你身受明枪暗箭之际便是我皮开肉绽之时。咱俩可是在五年前歃血盟誓过的,“为天地立心,为共产党续命,为红色家族保江山”。还记得当时我开玩笑说,“岐山,我是正红旗,你是哪个色(儿)的?”王岐山想了想,贼眼珠骨碌碌滚了一圈回答道,“近平,你是不是以为正红旗最尊贵?”我点点头。他说,“不是。满洲八旗中,镶黄旗最尊贵,正黄旗次之,第三位为多尔衮所隶属的正白旗。同列为上三旗。这里的镶你千万不可理解为正副的副。”他又补充道,“我党论正统的话,仲勋大人出身陕甘边区,应属于第二等,正黄旗。毛泽东红一方面军出身,才是镶黄旗。”我好奇地问,“姚依林同志该属于哪旗?”王岐山答道:“岳父姚依林白区学生领袖出身,就算镶白旗的吧。”这些都是玩笑话。
近平成为党和国家最高领导人以来所取得的一切成绩当中,王岐山功不可没。他是我的左膀右臂,忠实地执行了党中央交给他和中纪委的光荣任务。没有王岐山的过去五年,是不可想象的。党信任他,我信任他,才有可能取得今天的成绩。那么,假如王岐山真的犯了贪污腐败之罪,党该如何处置他?我该如何对待他?哪还用说吗?还用考虑吗?可现在,有人爆料他是最大的盗国贼,在证据确凿之前,在王岐山承认犯罪之前,我没有什么好说的。
他不来找我,我去找他。秘书打电话之后告诉我,岐山病了,而且病的很重。初步诊断为心肺功能衰竭。我马上问,会不会死人?秘书叫来了御医。(当然是西医。中南海有明文规定,中医入内者,斩。这条规定是毛主席时期制定的,我们只好服从。)医生说,会死人。我赶紧去医院探视。岐山夫人姚明珊边抹眼泪边哭诉道,“习总您是知道的,岐山为了党为了国家为了人民,鞠躬尽瘁,已经到了死而后已的边缘。”我安慰她几句后更是嚎啕大哭:“岐山一半是累死一半是气死的。”
听着姚明珊的哭诉,想起我自己五年来劳累奔波满世界撒币,不由同病相怜,眼泪忍不住“扑簌扑簌”掉下来。正好丽媛赶到,搀扶姚明珊去房间休息,我才来到岐山病床旁。端详着那憔悴而熟悉的面容。“啊呀,几天不见,瘦好多。”岐山闻声,缓缓睁开眼睛,嘴村蠕动半天,却吐不出半个字。半晌,一滴老泪从外眼角滚落。我摩挲着他的手,哽咽道:“岐山,你好好养病。近平为你做主。”
四个星期之后的今天,王岐山康复出院的第五天,我作出重要批示:通知岐山同志,今晚我要和他一起睡。
王:近平,当年我们睡一张铺的情形历历在目啊。
习:今非昔比,感慨万千。
王:这人生,真的很奇妙。你即使有钱有权,也找不回寻不到过去的心情和滋味。
习:所以高僧说,相由心生,泪随风飞。
王:近平,谢谢你邀我共寝,可惜广大推友们不知道我享受如此无上恩宠。
习:别担心,我让他写进日记,推友们就知道了。
王:他是谁?
习:一个自干五。不值一提。
王:哦。习总难道不想问我,那海航的事,私生子女的事,房产的事?
习:都是造谣。若真有此事,他们早举报了。
王:他们企图在十九大前扰乱我们,影响我们的政治布局。还好咱们的习总没有上当受骗。
习:岐山你膝下无子无女,即使全党都贪,你也是最后贪的那个。至少我还有一个明泽,还有女婿。
王:习总英明。对了,近平,我们的那个金库,目前为止他们尚未发现。是不是要转移别处?
习:我看不必。他们只是以为是你的钱,那就让他们以为好了。这才是最大的安全保障。
王:先集权后民主,如此绝妙的路径只有习近平总书记,千年一遇的明君圣君才能想得出来。
习:如此匪夷所思的路径只有中国人民才能接受认可,才有实现的可能。
王:中国人民真不是吃素的,能把最坏的、坏得不能再坏的境遇,都看成一朵花样美。
习:哎,对了,要不要把中华民族改名为种花民族?
王:痴心如花?那不就是花痴嘛,花痴民族。哈哈!
习:哈哈。

2017年6月20日 星期二

郭文贵与黄艳生了一个儿子

郭文贵与黄艳生了一个儿子
郭总日记(2017620
昨晚做了一个梦。
20178月某日,全球爆料发布会召开,爆料事件达到高潮时,忽然一阵怪风袭来,把我和其他6位无情地刮到大西洋一座杳无人烟的荒岛上。与世隔绝,爆料自然无法继续进行下去,而生存成为首要问题
我整天哭着喊着“我要爆料,爆料是我的生命,没有爆料我活不了不想活”。后来改成抽泣“我的推友们啊,文贵想念你们啊,没有你们的支持文贵啥都不是”等。当然,“你们健身了吗?一切都是刚刚开始”必不可少。
与人类失去联络的我们,为生存而开始商讨协作分工。不幸的事情再次发生,年轻力壮的文贵与二位女性中唯一尚有生育能力的一位,黄艳,被赋予最伟大的任务,造人。大家可以发挥想象,猜猜文贵第一次拉着黄艳的小手时的心情。实话告诉你们吧,我当时心想,这可不是一只普通的小手这只曾被文贵嘲笑为怀孕的小手,能不能结结实实为文贵怀一次孕?也正是这只小手,帮多少领导干部打过飞机。而今天这只陷于穷途末路的小手,却安静地老老实实地躺在文贵的大手里,文静如花,叫我不由心生爱怜。
然而章立凡先生不服气。他盯着黄艳平坦的胸部对大家说,他也能再生胡平资格最老,被选为七人世界的最高元首。他仔细看了看2个女人的屁股后咽着口水说:“胡舒立,你跟章老吧。”何频皱着眉头嚷嚷道:“胡舒立已经答应嫁给我了。”胡平大声斥责道:“你不是已经有陈小平了吗?怎么还想要?”何频刚要争辩道:“我。。。”却被陈小平一把揪住衣领拎到一边去了。
一日清晨,看见胡平一人面朝大海发愣,便走过去表示问候:“您今天健身了吗?”
胡平回答:一切都是刚刚开始。你赶紧去抓几条鱼来。我饿了。
中午大家围坐在一起吃烤鱼的时候,我说了一句让我自己后悔的话:“胡平老师好可怜,孤单一人。”
何频吐了一根鱼骨头,说:“你就会说风凉话。你敢把黄艳让胡平老师用一天吗?”
我怒了,打反击:“你敢把小平给胡平老师吗?”
何频脸上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敢,当然敢。”
胡平老师最怕我们吵架,赶紧打圆场:“你们的心意我领了。今天黄艳,明天小平陪我。”
久而久之便形成了习惯,加上胡舒立女士,胡平老师一个星期三天有人陪。我也很高兴。可是突然有一天,黄艳抱着一个孩子走到我跟前说:“文贵,你有儿子了。”
我吓了一跳:“没见你怀孕啊?怎么搞的?”
黄艳嘻嘻一笑,把手一伸:“怀孕的小手。”
我顿时晕了过去。

2017年6月15日 星期四

葬的是你,死的是我

葬的是你,死的是我

2017617日,在余志坚葬礼上的致辞

犹豫再三,在英雄葬礼前七天,我告诉周锋锁先生,飞机票买好了。
自从被那副纸棺材惊到后,直到今天,我反复在思考一个问题,拿什么理由,让既无耻又愚蠢的我,胆敢站在你的墓碑前,而没有羞愧?那个理由,终于在七天前找到了:葬的是你,死的是我。
28年前,当北京学生走上街头请愿,盼望中共推行政治改革,甚至祈求中共恩赐民主时,余志坚、俞东岳、鲁德成三位反专制先驱,却已经看清了中共专制邪恶政权无可救药的本质。28年前,年纪与余志坚烈士相仿的我却在东瀛四处游荡,寻找个人的幸福。即使从电视中目睹中共的血腥屠杀,也只是望自己也能分到一个沾满学生市民鲜血的馒头。与余圣的思想和壮举相比,我便是一个无耻和愚蠢之徒。
葬的是你,死的是我。葬的没有死,活着的却死了。余圣,在你们英雄壮举之后的28年间,再没有第二个人挺身而出,像当年的你们一样,向象征千年专制的城楼投掷鸡蛋。可见,无耻又愚蠢的,不仅仅是我。但这不是我苟且下去的理由
葬的是你,死的是我。我是该死的,该死的是我。
感谢人道中国为余圣举办葬礼
感谢筹备葬礼的各位同仁
谢谢接待我的彭晖女士和她的家人

2017年6月14日 星期三

中国真正的统治者是谁?

中国真正的统治者是谁?
何岸泉 于 2012-11-15 20:48 发表
新的中国领导人已经在全世界面前揭开神秘的面纱,他们是十八大政治局常委:习近平、李克强、张德江、俞正声、刘云山、王岐山和张高丽。
  
那么,这七人是由谁选出来的?或者说,这新七常的人选是由谁决定?
常人会回答,由十八届一中全会的中央委员们选出来的。回答正确。但一中全会的中央委员们只是按照导演的剧本演戏,他们是在七位候选人中选出七名常委。这是选举吗?通过这种选举方式选出的常委,可以被称为选出来的吗?
  
显然不能。那么,这新七常,是由谁预先决定好的?是传说中的江泽民、胡锦涛、习近平等人吗?你可以采取相信的态度,相信这七名新常委是由江泽民、胡锦涛、习 近平等人一起商量吵架甚至拔枪后商定的。但这只是传说。你可以选择相信,但你相信的是一种传说。这是事实,因为你没有证据证明你相信的不是传说。
  
那么,有没有事实证据可以证明,这新的七名常委人选是由某个人决定的?
  
如果你没有,我却有,我有证据证明这新的七名常委是由某个人决定的。
这个人的名字是,何频。他早就向全世界宣布这新七常的名单,也就是他在中国代理人的名单。

何频是真正统治中国的人。习近平李克强等七名常委,只是他的傀儡。不光这新七常是何频的傀儡,胡锦涛、温家宝等老九常也是何频的傀儡。因为我可以拿出证据证明,他们也是由何频钦点的。
  
所以,何频,才是中国真正的统治者。
  
何频是谁?你不知道他吗?他,表面上是明镜出版社的老总。记住,他表面上是位媒体人,但本质上,他才是中国真正的统治者。

聚散两依依

聚散两依依
----何岸泉统独访谈系列

必答题
一,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您是如何看待这分分合合?虽然都付笑谈中,您是倾向于合还是分?为什么?
二,作为普世价值的推崇者,您认为人权是否包括选择独立的权利?为什么?
三,关于中国的未来,您心目中的理想是大一统模式、各省独立模式?或其他模式?
四,有人认为大一统与专制集权有密切关系,您如何看待这类说辞?为什么?
五,有人认为各省独立或许是解决千年专制的良药,您如何认为?为什么?
六,您认为如何才能驶出历史的三峡?为什么?
七,您认为回归民国是最理想的选择吗?为什么?
八,如果海外政治组织与中共举行有关中国政治转型的谈判,如圆桌会议等形式,您是否支持或反对?为什么?
九,中国政治转型期间,除言论自由外,民众有没有选择独立的权利?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