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slate

2017年9月21日 星期四

你们当我傻逼好了

你们当我傻逼好了
习总日记(2017922
子弹穿透了你的脑袋,怪子弹好了,我只不过是一个扣扳机的,而且是班长喊开枪我才扣扳机的。不信我有录音,录音不行我有视频。反正别赖我。 文革则又是另一种模式,都是周恩来、林彪、四人帮干的,毛主席只是用手指指了方向,操了舵。
今天,我总书记,我开会,讲四个自信,讲重要指示,也就是坊间传说的习近平思想。我撒币,周游列国,带去钞票带回友谊。其他我一概不知。什么海航马航盗国贼,什么雷洋雷公生殖器,什么爆料核爆萨德导弹,我一概不知。什么人权律师庇护律师,我也一概不知。人民有怨气,冲他们发去,不管我的事。盗国贼是他们不是我,腐败分子是他们不是我,上百号私生子私生女都是他们的不是我的。有人会说你习近平是傻逼啊,中央出了这么大的事都不知道?对,我就是傻逼,你们当我傻逼好了,中国最大的大傻逼。

2017年9月17日 星期日

开历史倒车

开历史倒车
习总日记(2017918
今天上午政治局开会,先集体收看香港电视连续剧《郭文贵爆料第二季第二集》,然后研究讨论如何振兴经济清理环境污染。我指出,电视剧内容虽然虚构,但我们要当真来看,要防范于未然。我还表扬了该片编剧,没有反习主席。
王岐山接着发言说,他特别推崇那位男主角郭浩云,演技娴熟形象好一脸正气,把郭文贵演得活灵活现。要想办法让这部片子进入奥斯卡提名。刘云山纠正道,那是电视剧,奥斯卡是电影奖。我说,咱们可以邀请原班人马来横店拍电影嘛。孟建柱说习总的意见很好,请广电局的同志赶紧落实。我开玩笑说,你可以请王芳演那个女助理王雁平。大家哈哈大笑,齐盯着孟建柱看。孟建柱顿时羞红了脸。
当谈到如何振兴经济清理环境污染议题时,会场气氛变得凝重起来。委员们二十几号人七嘴八舌讨论半天也理不出头绪。见我一言不发嘿嘿冷笑,不由得异口同声地问:“敢情习总又有什么鬼点子了。”是啊,每次政治局会议陷入,僵局找不到方向想不出办法时,他们都把目光投射于我,希望我能指出一条正确的道路和方向。这不正是党和国家最高领导人所肩负的历史使命和责任吗?毛主席说过,大海航行靠舵手。胜利完成两个100年光荣任务,还得靠习近平。
待大家安静下来,我伸出五个手指:“五个字,开历史倒车。”在场20多位政治局委员齐齐倒抽一口冷气,“啊”地一声都惊呆了。我哈哈大笑,嘲讽道:“瞧瞧你们,愧为国家领导人。五个字就把你们吓成这样,要是10个字,我看你们都该尿裤子。”
李克强的担心写在脸上:“习总啊,经济的确不如往日。别说还没坏到哪里去,即便是一路下滑一蹶不振,也比毛主席那时强多了。开历史倒车这种事,上海人民广州人民可能无所谓,但朝阳区人民一定会找咱拼命的。”张德江也劝道:“环境污染确实严重。外媒报道北方人民寿命都缩短了好几年。唉,可是,即使寿命缩短十年,也不能开历史倒车嘛。习总,你千万不能气糊涂啊。”刘云山也是为难的表情:“习总,我党一贯宣传不能开历史倒车。从延安毛主席与江青在窑洞玩过家家开始一直到现在,口径一致坚决反对开历史倒车。你今天唱这么一出,俺搞不懂葫芦里埋的是什么中药。”
我知道很难从正面说服他们。毕竟都是中国人,脑子僵化不灵光,没有几个有我如此超人智力和胆魄。于是反问他们道:“如果让历史倒退到10年前经济两位数发展,你们说说,老百姓愿意不愿意?”知道他们一时半会儿脑筋转不过弯来,我再次反问:“如果历史倒退到计划经济时代,环境污染的问题不就迎刃而解了吗?”他们半信半疑。我继续反问:“如果历史倒退到民国时代,不又可以涌现出无数大师了吗?”他们还是没闹明白,我有点急了:“你们好好想想,如果历史倒退到16世纪,中国被沙俄霸占的大片领土不就可以夺回来了么?”我看到他们的眼睛开始睁大发亮。我激动地:“同志们,我们不能盲目地抠字眼贴标签,一提到开历史倒车就想起反动复辟。我党新的奋斗目标是什么?不就是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吗?伟大复兴是什么?不就是开历史倒车吗?开历史倒车,哪个历史时期对咱们有利咱们就开到哪里。这样不费吹灰之力,便可实现伟大复兴。一起历史遗留问题都可坚决,包括钓鱼岛,包括南海被占岛屿,甚至我们的海军可以长途跋涉,开到北美洲去,抢占美洲大陆。”此刻大家都明白了。
李克强补充道:“倒退到1990年,三峡大坝就不用建了。倒退到1949年,北京城墙就可以保住了。”张德江说:“倒退到1965年,文革就不用闹了。倒退到1958年,三年自然灾害就不会饿死人了。”俞正声说:“倒退到1956年,反右就免了。倒退到1949年,私人财产受到保护。”王岐山说:“千万不能倒退到1920年,咱共产党就没有了。”刘云山反驳说:“倒退到1920年,咱可以提前成立中国共产党嘛。”张高丽激动地高喊“习总英明,不负千年圣君之名。” 全体热烈长时间鼓掌,
说干就干,心动不如行动。政治局会议结束之后,大家分头开始启动开历史倒车的有关理论研究和执行方案,还有具体操作步骤。俞正声打电话来请示:“十九大还开不开?”我忍住脾气好声好气地回答他:“政治局会议已经决定开历史倒车,还开十九大作甚?”俞正声却在电话里头自言自语嘟嘟哝哝:“怪不得电视剧里郭文贵说十九大开不成,原来应在这里。”
晚上照例回家吃饭。谁让我是天字号第一好老公。饭桌上一家人聊的还是热播电视剧《郭文贵爆料》里的剧情。我一时高兴违反组织纪律,把党中央决定开历史倒车的事情说了。丽媛闻听“啪”地一声把筷子拍在桌子上:“近平,开历史倒车回到过去,你的总书记、国家主席、军委主席,那么多小组长还当得了吗?”
“当然是当不了了、、、、、”我忽然意识到犯了大错。瞬间冷汗直冒,胸闷心悸,脑袋晕晕乎乎,紧接着天旋地转险些跌倒。丽媛见状赶紧搀扶我到床上躺下,并呼喊警卫员找来保健医生,量血压服药。等渐渐回转过来,气定神闲后,我才慢慢回忆起白天会上,他们每一张装糊涂的脸皮背后,一定笑得像一朵花一样。

紐約暴走活動:《為自由而走》

2017916日,週六,多雲到陰。
紐約暴走活動主題:《為自由而走》
宗旨:為中國遭受牢獄之災的人們,為中國失去自由的人們。
活動內容:用跑步軟體在曼哈頓寫自由二字。
耗時:9個半小時
行程:23.8英里
截圖如下:


2017年9月5日 星期二

向挺郭各位大小粉们检讨认罪

向挺郭各位大小粉们检讨认罪
201794
挺郭大粉,挺郭小粉,男粉们,女粉们,你们好,
本人,何岸泉,向你们真诚地检讨、认罪。92日,我不该在挺郭集会上给你们添乱添堵闹心使坏,我不该打听、领取、最后吞吃郭文贵先生赠送的龙虾三明治,我不该喊“打倒习近平”,这类与“郭七条”拧着劲对着干,明显违背“郭七条”指示精神的口号。看了推上嗯多位郭粉对我的批评谴责和处理决定,我坚决表示无条件承认、接受和服从。我是罪有应得,罪该万死(可能还不至于)。
下面先交代事件发生经过,然后检讨内心反动思想,最后阐述认识提高和觉悟(如果有的话)。
“打倒习近平”事件经过
当天从推特上得知挺郭粉要举行集会,目的是支持郭文贵,声讨反对郭文贵的支共华侨。于是我决定前往声援挺郭派,反对中领馆指使的支共华侨。在纽约现场,在中共人士与挺郭人士两派人之间,我坚决站在挺郭人士一边。但到达现场之后才发现,没有中领馆支持的支共华侨。非常失望,于是找郭文贵先生的保镖玩,问他有没有龙虾三明治,也和赵岩开了几句玩笑。我与郭宝胜不熟,只是握了手打个招呼。当然好开玩笑的我也没忘记向郭宝胜提龙虾三明治的事。
重要的事发生在郭宝胜带领大家喊口号的时候。我拿着照相机站在郭宝胜直播手机后面录像。看着他们喊了一遍口号,发现唯独缺了喊“打倒习近平”,这才想起“郭七条”里最重要一条是---不反习主席。
一中各表花开两枝。话说挺郭派集会地点位于美利坚合众国纽约州纽约市曼哈顿,著名的中央公园东南角sherman将军雕像前。之所以选择这里是因为旁边就是郭文贵先生府邸所在地。然而,这里不是郭家私人前花园或后花园,也不是挺郭人士事先申请过的抗议示威地点,任何人都可以在这里停留喊口号而受言论自由保护。因此我以为你们喊你们的“打倒王岐山”,我喊我的“打倒习近平”,大家相安无事。能拉几个跟我一起喊最好,拉不到我也不会强求、生气、闹场。现场结果是有一位跟我喊了一句“打倒习近平”,我本人连喊了两句“打倒习近平”之后,挺郭集会和平地继续下去。我没有把那事放在心上,郭宝胜等人也没有少见多怪小题大做。
然而我错了。当天晚上推特上不在现场的几个郭粉看了郭宝胜的视频直播,听到有人在现场喊“打倒习近平”,警惕性陡然升高至红色警报级,用阶级斗争那根弦一弹,得出了“何岸泉是中共特务”的政治结论。老实坦白当时我得知后心情很激动,因为每当我被网友定罪之日,便是我在网上风光之时。20134月起连续四年,我因替习主席撰写《习总日记》,被中共五毛大肆攻击为汉奸卖国贼。今天,被郭粉攻击为中共特务,我的内心充满幸福。我以为,虽称号不同,却都是褒奖。
检讨内心反动思想
2000年互联网兴起,纽约华人何频先生开创了多维网站,一大帮海内外写手在上面鼓吹民主自由思想。生性意志薄弱的我,马上被洗了脑成为自由民主的追求者拥护者和粉丝。有人会说共产党教育那么多年,你怎么那么容易换脑呢?要如实详细认认真真回答这个问题,可能又要浪费读者一些时间。
问题出在我是一个上海出生上海长大的地道上海人。上海,是一座有着非常丰富且悠久殖民地光荣历史的远东大都市。上海租界,自184511月开始设立,至19438月结束,历时近百年。百年的殖民地过程,给一座城市带来多么大的文化政治影响是可想而知的。若你无法想象西方先进发达国家的殖民统治,给当地民众所带来的巨大影响和变化,建议参照中共回收香港20年对香港政治法制文化带来的影响和变化,便可得知。
因此,上海人从基因里便天然地带有西方那种自由民主情怀。自由是什么?自由是不信共,不信毛,不信习也不信郭。自由甚至是连自己都不信。有读者会问,那么信什么?我的回答是,信自由。自由地判断共产党哪句话信哪句话不信。自由地判断习近平哪句话信哪句话不信。同样地,也要自由地判断郭文贵哪句话信哪句话不信。如果完全相信共产党,那就是共产党的奴才。如果完全相信习近平,那就是习近平的奴才。同理,完全相信郭文贵,那就是郭文贵的奴才。
接下来民主是什么?民主是一群不信邪、不信共、不信毛、不信习和不信郭的自由人,所建立的以力图实现自由平等公平为目的的社会制度。对不起扯远了。反正我的反动思想渊源在西方英、美、德、法等西方殖民者在上海的殖民统治。
最后谈谈我的认识与觉悟
郭文贵先生的“郭七条”是挺郭们的指导思想,在他们粉眼里,不反习主席是一道不可逾越的红线。而我的“打倒习近平”偏偏越过了这道红线,触动了警铃,踩响了地雷。但我又不是郭粉,我喊打倒习近平,在大庭广众之下,在美利坚自由的土地上,当着你们的面难道不能喊出我的想法吗?你们喊打倒王岐山打倒盗国贼,我不反对。凭良心讲王岐山孟建柱等人,我从未正眼瞧过。王岐山孟建柱就好比林彪四人帮,不反毛反他们?抱歉,这种事我做不出来。
郭粉指证我的中共特务罪,在于破坏了他们团结的集会、胜利的集会、数众一心的集会。其实统计我的现行反郭粉行为,可归纳为二喊一吃,喊了两句“打倒习近平”,吃了一个蟹肉三明治。其他也没有做什么违法乱纪的事,也没有说什么大逆不道的话。不过觉得还是需要交代一下撩妹的问题。
在现场见到了郭粉大美女雾亭,以前只闻其声不识其人。因为所有郭粉都不是我关注对象。在我录制的视频中大家也能看出来,我的确不认识她,但知道郭粉堆里有这么一号人物。当晚在推上给雾亭留言说抱歉没有认出她。几个回合后她粉了我的推。出于礼貌我也粉了她。后来我没有再撩她。谁知今天早晨发现她拉黑了我。想了想她可能看了我的视频后生气了吧。
最后陈述
被郭粉指认为中共特务,没有惊讶也不怕,只是觉得郭粉的工作效率太高了点。虽然一直说反对官僚主义,但真的遇到办事迅雷不及掩耳的货,不由得露出苦笑的表情。当喊一句“打倒习近平”就被当作中共特务抓个现行的时候,远处飘来一本书的书皮,《2017年,起来中国》。是啊,中共灭亡近在眼前,谁还会在乎打倒习主席不打倒习主席?难道中共亡了他习主席还是中国国家主席?笑话!
“何岸泉,你认罪吗?”
“认罪。”
“上诉吗?”
“我都说认罪了。”
“你犯了什么罪你清楚吗?”
“犯中共特务罪。”
“幕后黑手是不是联席会议的魏京生?”
“我猜是吧。”
“他为何指示你前来破坏挺郭集会?”
“好像郭宝胜也参加了联席会议。”
“你这算是检举揭发吗?”
“如果有减刑效果,就算。”
“何岸泉先生您误会了。中共特务只是一种美称,就好比大美人大帅锅一样。”
“请问贵法庭附送资格证书吗?”
“有中共特务资格证书。但需要收费。每份17美元,与曼哈顿的龙虾三明治同价。”
“来一份。账单请送郭府。”
“这个也要郭先生买单?何先生,不是我说你。你既然反对郭先生,那就应该有骨气,不吃他的三明治,不花他的钱。”
“好吧。我自己付。”
“何先生,请问你的钱是不是王岐山给的?”
“是的。”
“那就对了。怪不得你一直反对郭文贵先生。一切都明白了。”

2017年8月31日 星期四

文贵向民运的告饶书

文贵向民运的告饶书
大家都知道我是个没文化的人,在琢磨题目时愁死了。真的。是写求饶书好呢,还是告饶书好呢?是讨饶书好呢,还是哀的美敦书好呢?后来他们说哀的美敦书是最后通牒,您把意思给拧反了。你们看看,没文化就是苦,就是哀,我哀得差点炖了书了。最后决定用告饶二字,反正是我文贵求求你们民运各位英雄好汉的意思。
昨天我在游艇上早餐+报平安直播视频里说了,各位民运大英雄们,文贵惹不起你们,你们连共产党都不怕都敢反,我文贵一屌丝,一农民,一文盲,一国安特务,哪有胆骂民运反民运?所以今天文贵特意写一封告饶公开信,向民运告饶求饶,求求你们这些中华民族的大英雄,别再在文贵身上浪费时间,别把眼睛盯着文贵在文贵身上打转转,别再惦记文贵这几个小钱,文贵现在已经是穷得叮当响。我求求你们把我忘了吧。我已经反反复复反复得自己都烦了也差点吐了地说过,文贵决不与民运合作,任何形式的合作都不可能。不是文贵看不起民运,也不是民运看不起文贵,是文贵有自知之明,知道与民运大英雄们相比,文贵什么都不是,文贵非常渺小,实在是不敢与你们进行各种形式的合作。
有人一厢情愿地说什么文贵反盗国贼就是反共产党,反王岐山就是反反腐,反腐是习主席的五年政绩,所以就是反习主席。我求求你们了,你们的脑子也太好了,好得文贵都不知道你们怎么能绕出这个弯来,文贵实在是想不通。想不通就是笨,文贵没读过书,没文化,农民出身,就是笨,就是听不懂也看不懂你们的意思。但还是要告诉你们,坚持“郭七条”,“郭七条”坚决不变,文贵不可能反共产党反习主席,绝不可能。这辈子不可能,下辈子也不可能,你们就死了这条心吧。
唐柏桥先生以民运领袖革命前辈的口气,在给文贵留下20分钟之久的语音里,像爷爷训孙子,婆婆训媳妇,红卫兵训刘少奇一样,把文贵骂了个狗血喷头。文贵在大陆见个多少个共产党高级领导,没有一个像唐领袖那样对待文贵过。所以我几天前发牢骚说,民运领导中国,比共产党还不如,文贵第一个反对。
还有夏痔疮等,见文贵彬彬有礼客客气气便以为好欺负好唬弄,上来就以长者自居,以民主宪政理论家自居,以带你出沟自居,以你不靠我还能靠谁自居,先给文贵上课,然后提计划书,最后列预算方案,伸手要几百万美金不等。我傻啊?你们把文贵当傻*,文贵心里面也把你们当傻*。但文贵嘴上不敢说。你道是为何?因为文贵单枪匹马破釜沉舟孤身一人,正面要面对盗国贼的猛烈打击,侧面背后还要小心提防你们这些民运英雄的敲诈勒索恶意中伤。而且民运英雄们的反共反习,与文贵的郭七条无法调和,所以文贵决定,向你们求饶讨饶,请求哀求,甚至让文贵向你们下跪也可以,求你们高抬贵手放过文贵,别再惦记文贵的钱,别再惦记文贵与你们合作,别再惦记文贵与老领导勾兑不成冲天一怒反共反习。
今天白字黑字我把话写明白了,即便是文贵被共产党干死,也决不向民运低头与民运合流。
你们人多,我惹不起。希望你们能行行好开开恩,让文贵躲开,远远地躲开你们。
各位民运大侠
请受文贵三拜三叩首
2017831

2017年8月27日 星期日

王岐山出逃美国

王岐山出逃美国
2017828,中共十九大前夕,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反贪腐领军人物王岐山,因为海航集团贪腐问题东窗事发,仓皇出逃美国。出逃美国之后,王岐山第一时间打通了著名的爆料王郭文贵先生,要求两人合作爆料,一起揭露中共黑暗丑恶内幕。
郭文贵刚喝了酒,有点醉但没全醉。准确说是下半身醉了,上半身还没醉。听说王岐山请求合作共同爆料,老郭第一时间开通了推特和油管直播,向支持他的推友们网友们表明自己的立场。
郭文贵:好,好,好!尊敬的推友们,我刚从华盛顿回来就听到了好消息。王岐山也出逃美国了。哎呀,看来美国真是个好地方啊,都往美国逃。我说习主席,文贵这回可对您有意见了,您怎么能让最大的盗国贼王岐山出逃呢?您怎么不派人看着他呢?您怎么不像毛主席一样把他摔死在温都尔汗呢?啊,这位推文问我去华盛顿干哈。我呀,去了趟白宫,与川普总统相谈甚欢之际,习主席来电话了,说有重要人物叛逃美国,请美国政府出面捉拿犯罪嫌疑犯,并移交中国政府。所以,文贵赶紧告辞,回家把这天大的好消息告诉支持文贵的推友们。
王雁平:郭总,王岐山书记又来电话催关于合作爆料的事情。
郭文贵:(对王雁平)你让他等等。尊敬的推友们,你们说说,咱能不能与盗国贼合作?咱可不可以与盗国贼坐在一起反党反习主席?咱昨天揭发盗国贼今天与盗国贼一起直播爆料,我们的政治立场在哪儿?文贵还要不要讲原则讲正义讲道德?尊敬的推友们,文贵若与盗国贼握手言和狼狈为奸,请你们马上拉黑文贵,请你们立即骂文贵是叛徒,请你们立即把你们头上的锅取下来当尿壶。
王雁平:不好了。郭总,王岐山他,他也上推特直播、上油管直播爆料了。
郭文贵:赶紧打开看看。
王岐山:尊敬的推友们大家好,我是王岐山。英雄不问出处。昨天的我与今天的我全然不同。昨天的我,是那个罪恶制度的打手帮凶;今天的我,是那个罪恶制度的敌人掘墓人。我要向郭文贵郭先生学习,爆料爆真料爆核料。郭文贵先生是一位以商人身份为掩护的前国安特勤,而我,是打进中共心脏中共中央政治局的党内开明人士民主人士。对中共内部的黑暗和秘密,比郭先生不知道多多少倍,我将要爆的料,不客气地说,比郭先生的料不知道要真多少倍。拿我的料与郭先生的料相比,简直可以说是天鹅比癞蛤蟆。
郭文贵:真不要脸,盗国贼。推友们,你们千万不能相信盗国贼的谎言,千万不能相信盗国贼的欺骗,千万不能相信盗国贼的忽悠。
王岐山:在爆料之前,我先要宣布王七条。四反:反一党治国,反一党治军,反一人治党,反一人治军。三不反:不反党,不反国,不反人民。今天要爆一个大料,爆一个真正的核弹,作为见面礼给大家。海航到底是谁的海航?海航若是我王岐山一人的,那么,习近平会答应吗?其他几个常委会答应吗?让我来分析给大家听。海航的谜底只有两个可能,要么七个常委人手一个海航,要么海航是七个常委共有共享的小金库。当当当当--,答案揭晓的时刻,海航是一家中国特色的真正的央企。民企国企央企的央企,是指中国政府国务院直属企业。而海航,才是真正的央企,中共中央直属企业。这是十八大之后才有的事,虽然海航成立于2000年,但海航真正杨帆起航,成为巨无霸,是从2013年才开始的。
郭文贵:盗国贼又在编故事。好呀,好好编。王岐山,空口无凭,你得拿出证据来。
王岐山:党内有人不但抓党权,军权,政府权,还要抓经济大权,还要抓钱权,抓现金权。有人集权成瘾,见什么集什么,搞了那么多中央领导小组,当了那么多小组长还嫌不够,还要当核心,当党主席当大元帅。
郭文贵:老领导,请指示。是,是,是,文贵知道。

何三条

何三条
受袁(红冰)三条启发,今公布何(岸泉)三条:
一,不要对中共的钱有任何妄想。
那个钱是共产党辛辛苦苦抢来的,是属于共产党的,不是属于中国人民的。中共要那个钱,与天斗与地斗,与海外敌对势力斗,与中国人民斗。所以凡是心中长出黄艳的小手,妄想向中共索要金钱的人们,请马上把你们的黄艳的小手斩断
二,不要企图对习近平的战略战术指手划脚。
要尊重习近平的先集权后民主的战略战术思想,不要给他增加任何负担。因为他的负担已经够重了。要理解他原谅他所有的失误。只要他还在集权,只要他还在最前线与中共内部保守势力作殊死搏斗,我们作为站在他后边的人,只有支持他的义务,没有指责他的权力
我们可以提出建议,但不要把我们的意见强加于他。我们要允许他与我们不一致,譬如抓捕709律师,譬如不允许刘晓波出国就医。我们要允许他有自己的个性,甚至有自己的弱点,譬如大撒币。人与人之间要宽容,宽容什么?就是宽容别人的弱点,宽容别人的缺点错误。当然坚决不能宽容伪民运分子
三,当海外反华势力围堵中国时,无论在军事方面进行威胁,还是在经济方面实行制裁的时候,我们都要全力以赴相助中国政府,坚决支持中国的执政党,使他们不为敌对势力所击倒。
中华民族复兴大业刚刚拉开序幕,最艰难的时刻还远远没有到来。我们要准备迎接最困难的时刻,譬如国内各种矛盾加剧,经济持续恶化

2017年8月10日 星期四

全力以赴支持大陆反抗运动

全力以赴支持大陆反抗运动
20161129日,反共革命党人彭明被害。2017713日,提倡非暴力和平运动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被害。另一革命党领袖王炳章身陷牢狱已长达14年,且多次中风生命垂危。反观中国大陆之外,从1983年王炳章博士创建海外第一个民运组织中国民主团结联盟算起,海外民主运动已历30余年,山头林立乏善可陈。唯一值得称道的是,对大陆民运人士维权人士的支持声援和赞助,以及对逃亡海外民运人士及其家属的人道援助。其中《人道中国》的救援工作较为出色。
时至今日,结合大陆和国际形势,本着实事求是杜绝假话、大话、空话的态度,海外民主人士的努力方向应该从高大上的民主运动,向支援运动转变,即全面支持声援大陆各种形式的反抗运动。
中共建国60余年来,反对中共暴政的反抗事件此起彼伏,然而在日益强大完善的专政暴力机器面前,屡战屡败。近30年来,反抗运动日趋多样化,各种形式的群体性抗议事件可谓遍地开花。比较著名的有,1979年西单民主墙运动,1989年北京学生运动,1998年中国民主党组党运动,2000年后一系列维权运动,2008年的零八宪章运动,2011年中国茉莉花运动,2012年新公民运动,2013年南方街头运动。每一场运动都伴随着中共当局的大肆镇压抓捕,和反抗人士及其家属的抗争、逃亡。最近一次,20157月,中共当局对维权律师和维权人士发动大规模的逮捕行动,涉及280多人,一些家属选择留在大陆抗争,一些家属选择逃亡海外。因此,全力以赴支持和声援大陆的反抗运动,成为海外民主人士能够做也应该做的事情。
我呼吁海外的自由民主人士,能否少一些理论多一些行动,少一些指责多一些行动,少一些会议多一些行动,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呼吁和声援狱中政治犯维权人士,救助和支援他们的家属。

2017年8月7日 星期一

党你妈的主席

党你妈的主席
习总日记(201787
北戴河,修养并开会。闻海外有人造谣诽谤指我图谋设立党主席,图谋取消政治局常委制度,向毛主席学习,要搞个人独裁。这是党内野心家们对我的又一次抹黑污蔑,事实将会证明这种诬陷完全是无中生有。
设立党主席,实非不想而是不能也。若提出设立党主席,全党全军全国人民,还有香澳台同胞海外侨胞,一定必然眼前浮现出已故伟大领袖毛主席天安门城楼尖着嗓门高喊“中央人民政府成立了”的一幕,第一幕过后,第二幕第三幕挡也挡不住。第二幕是挥手接见红卫兵。第三幕,手没来得及洗,便为李进同志题照,“粉碎四人帮”。晚上第四幕,李志绥医生推门进来,叮嘱再三,“请主席房事前洗洗小弟弟”。待到第五幕时天已经蒙蒙亮了,毛主席还在酣睡,张玉凤轻轻下床,蹑手蹑脚推开门时,灿烂阳光硬生生照射在那年轻俊俏的脸蛋上。她忍不住眯着眼在心中默默高唱道,“太阳啊出来照四方”。第六幕下午游泳池畔,毛主席与王光美进行男女双人花样游泳期间,发生了一件影响中国历史进程的大事件,王光美的小手意外怀孕了。第七幕,1972年,刘呈杰出生。所以,党主席的位置永远属于毛主席,我坚辞不受。
取消政治局常委一事,更是匪夷所思。将于10月召开的党的第十九次代表大会,正是我布局政治局的最好机会,力争王岐山留任常委,提拔栗战书等进入常委班子,提拔信得过的干部进入政治局。不好好利用把握这次机会排兵布阵,反而取消常委制度,我有病啊?
今后五年,包括建国70周年、建党100周年在内,是极其关键的五年,是我真正全面领导党和国家,领导人民迈向小康幸福社会实现民族伟大复兴的五年。今后五年搞好了,别说是党主席,就是实现民主开放民众直选,大总统一职也非我莫属。
有诗为证:
第一个五年,我招谁惹谁。
第二个五年,我招谁惹谁?
有诗颂曰:
说我选择性反腐我就选择性反腐难道闭着眼睛反腐胡子眉毛一把抓
说我开历史倒车我就开历史倒车好过翻车走歪路邪路断送我党前程

2017年8月5日 星期六

小平先生的两个老婆

小平先生的两个老婆
何总日记(201786
惊悉小平博士没有两个老婆,也没有从他那里得到N10万。下午洗衣服时,看着白色肥皂泡沫在滚筒里左右空翻各N周后,决定给郭文贵先生写封信。
郭总统文贵先生均鉴,
冒昧给您写信不是为了我,也不是为了人民,更不是为了国家民族的未来,而是为了小平先生,一位我敬重的学长。他的英勇事迹已广泛流传,无需赘言。我要说的事,说大也不大,是关于他两个老婆的事情。但说小也不小,还是关于他两个老婆的事情。
有人说有,有人说没有,这些都没有说服力。小平先生说没有,那就真没有。因为,若小平先生有而说没有,相信他两个老婆会联合起来整死他的。希腊谚语说:欺负女人的人是没有好下场的。老实说我也担心他有两个老婆,还好他没有。两个老婆对有些人而言是好事,可对小平先生来说,可能太多了。因为我知道他身体不好,尤其是颈椎旧伤经常复发,僵硬转动不灵活,倘若两个老婆饭桌上床上左右各一,向左时右边吃醋,向右时左边气恼,唯有不停转头才能实现公平正义自由民主之崇高精神原则。可他颈部有伤啊,转头对他来说实在是不能承受之痛。
文贵先生,虽然您不是居委会主任妇联干部计生办秘书,可小平先生老婆的事涉及到爆料大业的生死成败,还是请您健身之余抽空与尊敬的推友们商量商量研究研究,给个结论,到底是一个好还是两个好。倘若最后结论是没有更好也没关系,大家仅仅是求个说法,给小平先生参考。
第二件事,是传说中的10万美元的事情。还是那句老话,10万美元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而小平先生的朋友等着这笔钱治病,这才是重要的,这才是重点。若那传说中的钱还在路上但铁定能按预定计划准确无误送达的话,那就好说,大家都散了不再围观。可若那救命治病的钱像习王反腐一样永远在路上,文贵先生,您说是不是有点太那个了?郭总统,不怕您笑我不自量力,我的意见是,若给了则给了,若没给您赶紧给。您实在不好意思给,就算是我给的。您觉得您出面给不合适,可以对外公开说是我给的。
总而言之,郭大总统,老婆给不给您看着办,钱,您一定得给。别向您的习主席学习,拖欠我的稿费。

2017年8月1日 星期二

“三百年殖民地”论的意义

三百年殖民地论的意义
-----730日明镜主办的《刘晓波追思会暨刘晓波思想作品研讨会》上的发言
感谢明镜主办《刘晓波追思会暨刘晓波思想作品研讨会》,感谢何频先生、陈小平博士给我机会在这里发言。
20081210日,《世界人权宣言》发表60周年之际,中国民主运动里程碑式的历史文献《零八宪章》正式对外公布。《零八宪章》公布两天之前,已有一位签名者兼推动者被中共逮捕。他就是713日被中共迫害致死的刘晓波先生。723日,我用行走的方式,耗时14个小时,在美国纽约曼哈顿,走出了大写英文LXB三个字母。2010年,挪威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颁发给刘晓波先生的和平奖证书封面,正是那三个大写的英文字母。
在刘晓波整体思想中,我也认为《零八宪章》占有举足轻重的位置。有人认为,是刘晓波在推动《零八宪章》的广泛流传和获得众多公知社会精英签名支持事件中,所起到的他人无可替代的巨大作用,和所显示出的出类拔萃的亲和力、领导力、协调能力,才导致中共专制政权对刘晓波痛下杀手,判处有期徒刑11年,直至迫害致死方罢休。今天我想指出的是,《零八宪章》无疑在刘晓波思想中是最重要的组成部分,但《零八宪章》不仅仅是刘晓波的,也是大家的,是属于上万名签署者共同的思想和理想,是他们共同的奋斗目标。所以,《零八宪章》归根结底是属于大家的。而“三百年殖民地”论,才是刘晓波自己的,才是真正的刘晓波思想所在,是刘晓波思想的灵魂。而《零八宪章》,是刘晓波与他的志同道合朋友的共识,是他们这一代人的思想交集,更是思想的精华。
有一个现象值得关注,有关《零八宪章》的文章很多,但公开讨论“三百年殖民地”论的文章很少;赞同《零八宪章》的人很多,认同“三百年殖民地”论的人很少。攻击刘晓波思想的人,专门拿他的“三百年殖民地”论兴师问罪,有些人还以此作为刘晓波“人无完人”的证据,中共更是以此给他扣上“卖国主义”的罪名。这是为什么?请问,“三百年殖民地”论有错吗?错在哪里?
我是“三百年殖民地”论坚定的拥护者,请允许我在这里简单阐述“三百年殖民地”论的意义。
第一,指出了先进文明向落后文明影响和启蒙的最有效方式,是殖民地方式,是直接领导和直接管理。第二,否认了中华文明通过自新、自清、自学、自立等方式,追上人类先进文明前进脚步的可能性。第三,揭示了一百五十多年以来,中华文明一系列部分西化运动,如洋务运动,戊戌变法,清末新政,辛亥革命建立共和等失败的根本原因。第四,定性定量地判定中华文明落后西方先进文明至少三百年。第五,与《零八宪章》所宣扬的改良主义既相互依存又相互冲突。
从金钟先生的一些有关“三百年殖民地”论的文章和谈话,我们可以十分清楚非常明白地了解刘晓波先生对中国社会过去现在和未来的看法。金钟问(注1):“中国可能在根本上加以改进吗?”刘晓波答:“不可能。即使一两个统治者下决心,也没有办法。因为没有土壤。”又问:“那什么条件下,中国才有可能实现一个真正的历史变革呢?”刘晓波回答:“三百年殖民地。香港一百年殖民地变成现在这样,中国那么大,当然需要三百年殖民地,才能变成香港这样。三百年够不够?我还有怀疑。” 金钟说:“十足的「卖国主义」啦。”刘晓波回答:“我要引用马克思《共产党宣言》的一句话:「工人没祖国,决不能剥夺他们所没有的东西。」我无所谓爱国、叛国,你要说我叛国,我就叛国!就承认自己是挖祖坟的不孝子孙,且以此为荣。”
金钟过后写文章认为,刘晓波这个思想,是“理性基础上的有感而发”。19年之后2007年,刘晓波仍然坚持自己的观点,“我更不想收回这句话”,而且有了更清晰的表述,“中国的现代化需要经过长期的西化过程方能实现”。
刘晓波先生“三百年殖民地”的意义可以总结为:没有全盘西化的中国是没有未来的。而大一统的中国根本没有全盘西化的可能。2005年,刘晓波发表了《如果统一就是奴役》一文。文中指出,“如果统一只能意味着强制和奴役,那就宁可不要这样的统一。”
我认为,大一统的中国即便是民主了,即便是《零八宪章》如愿以偿实现了,若不进行全盘西化,无论联邦还是邦联,都是没有用的。因为大一统的中国绝不可能实行全盘西化,那么,只有各地独立,各自成为自由的独立国家,其中一些国家才有可能进行全盘西化的社会革命。
最后请允许我再说一遍:《零八宪章》是刘晓波的,也是大家的。但归根结底是属于大家的。而“三百年殖民地”论,是刘晓波自己的思想。
(注1):金钟:『三百年殖民地』细说从头。

2017年7月21日 星期五

我们不需要白手套

我们不需要白手套
习总日记(2017722
离十九大召开还有两个月,很多人迫不及待要造反。好啊,这样会减少我的罪恶感。毛主席当年看到资产阶级向无产阶级进攻时,没有恐惧唯有高兴,高兴顺理成章地把敌人消灭掉。
除了十九大人事布局,最近亟待解决的是白手套的问题。白手套是什么?是江胡时代化生出来的蛀虫,吸血鬼,千千万万大大小小的白手套就像白色的蛀虫白蚂蚁,活生生地盗取了巨大的国家财富,是一半以上中国人民至今无法摆脱贫困的罪魁祸首。只有坚决彻底消灭大大小小的白手套,把国民经济的主导权完全掌控在我们自己人手中,中国经济才有起死回生的可能。
十九大以后,党不但要继续管党员干部的思想、工作和生活,还要管经济,把国家企业掌控在党的手里。当然最重要的是管军队。国务院各部门职能必须改变,改变成党的任务的执行单位。以前是中央政府部门有党组,将来要改成党组领导政府部门。部长直接接受党组书记领导,不仅仅是组织领导,也是业务领导。
有人说要恢复党主席,要废除连任两届总书记常委任期制。我个人看法是有利有弊。若遇见一个好的领导人,胸怀大志众望所归,则可以一试。若是相反,还是任期制的好。所以凡事不能固步自封刻舟求剑,要审时度势因势利导顺水推舟。所以,党主席等问题还是留待二十大再议为妥。
由于历史原因,人民群众对谣言的抵抗力较低,所以互联网要管起来。一定条件下断网也是可以考虑的措施。总之政权不能在我们这代人手中丢掉,绝对不能。
我已经指示在中印边界守卫的部队,要顾全大局,要明白中印关系的大局是好的,中印友好远远大于分歧,要把冲突消灭在萌芽状态。还是那句话,敌进我退。在国际上我们没有敌人。我们的敌人在国内在党内,主要在党内。党内主要在政治局。

2017年7月15日 星期六

独立,西化

独立,西化
--------715日纽约法拉盛刘晓波追悼会上的发言
与其说是来参加悼念,还不如说是来骂人的。
我要骂人,骂人也是言论自由,感谢这片自由的土地,容我自由地骂。
郭文贵郭七条中有个三不反,不反国家,不反民族,不反习主席。我完全反其道而行之,反国家,反民族,反习主席。光反是不够的,还要骂。因为欠骂。
一骂国家。这个国家是个什么东西?这个国家是由中共专制政权建立起来的,是镇压人民、奴役人民、喝人民血、吃人民肉、把人民当奴隶压迫、把人民当牲口使的野蛮的惨无人道的暴力机器。这个国家是人民的地狱权贵的天堂,这个国家是地球的耻辱、人类的耻辱,也是动物的耻辱,是一切活物的耻辱。因此,我要骂一句,**的中华人民共和国。
二骂民族。这个民族是个什么东西?这个所谓中华民族是在100年前想象出来的东西,是企图构建西方式新型现代国家时造就一个相对应的新型国家民族。然而在68年前,西方式新型国家构建失败,诞生了一个东方式共产党的野蛮国家。1949年之后,中共专制政权为了共产化这片土地上的300多个自然民族,用刺刀和暴力威胁造就了共产党口中的中华民族,从而使中华民族成为中共的帮凶,成为中共民族主义的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狗血鸡血,成为麻痹忽悠人民成为自干五的生产线,成为中共统治奴役人民的合理借口。因此我要骂一句,**的中华民族。
三骂习主席。习近平是个什么东西?习近平是中共专制政权的总代表,是王岐山孟建柱等盗国贼的总后台,是继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之后屠杀亿万人民包括刘晓波的刽子手,是人民得不到光明的黑夜,是人民遭受迫害的强盗,是人民没有自由的魔鬼。因此我要骂一句,**的习近平。
下面,让大家跟我一起学习刘晓波烈士的光辉思想:统一即奴役
【自秦始皇通过武力征伐统一中国之后,大一统观念就变成中国文化中不容置疑的绝对正确——最高善,直到今天仍然占据着道统制高点,而从来不问: 1,如何统一,是武力强制下的统一,还是自愿结成的政治共同体? 2,生活在大一统中的国民,是主人还是奴隶? 3,如果统一意味着武力吞并和更深重的奴役,这样的统一还有必要和道德正当性吗?】
这一段是说,今天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统一版图,是各地人民自愿结成的,还是中共用武力强制的。显然,如果中共灭亡,武力强制消失,由各地人民公投自愿选择独立还是留在大一统中国,如果人民公投选择留在中国,那才是真正的自由的大一统。
刘晓波【统一即奴役】的另外一段:
【二战后,现代文明的一条重要原则就 是「住民自决」,它是由个人自由乃天赋人权的价值观中引申出来的,并得到最权威的国际组织联合国承认。在此一原则下,任何统一的达成和民族冲突的解决,皆不是取决于强势一方的武力强制,而是取决于少数民族的自愿选择,一旦强势政权依靠武力来解决民族争端和统独之争,必然造成大规模的种族歧视、人权灾难和社会动荡。特别是当两地的经济发展水平相差甚远、政治制度截然对立的情况下,如果强势一方不尊重弱势一方的民意而采取强行的武力统一,一来现在的国际社会决不会漠然视之,二来现行国际规则允许国际社会进行人道主义干涉。
如果统一只能意味着强制和奴役,那就宁可不要这样的统一。】
这一段刘晓波先生说得很清楚,如果不是用武力暴力,而是出于各地民众的自愿,可以要统一。假如相反,宁可不要这样的统一。今天的大一统中国,就是刘晓波宁可不要的统一。
刘晓波非常著名的1988年接受金钟采访时提出的“三百年殖民论”,用他自己在2006年的解释就是,中国的现代化需要经过长期的西化过程方能实现。就是说,中国的现代化文明化去专制去野蛮,只有一条路可走,就是全盘西化。这条路,也是1868140年前日本走过的路,明治维新;也就是1861年也是140年前中国没有成功的路,洋务运动。
独立刘晓波先生的有关文章,给我的体会是四个字:独立,西化。没有独立无法西化。大一统像一坨千年之圣君拉的千年之屎,既臭又脏又硬。不抛开这坨屎,中国没有全盘西化的可能,人民也就没有自由的可能。
离开西化和独立,其他都是胡扯。

2017年7月4日 星期二

神医习近平

神医习近平
习总日记(201774
今天74日,是美国建国239周年国庆。不知道杨建利的感美节搞得怎么样了。缺资金的话可以找美国政府。美国政府不给的话可以找郭文贵,郭文贵也不给的话可以找中国驻美大使馆。钱当然不能白给,要改成中共感美节。另外感美节的理论基础也找到了,是194374日《新华社》社论,题目是“民主颂--献给美国的独立纪念日”。
昨晚抵达莫斯科,与普京总统商讨联手抗美大计。普京问,听说贵国湖南广西洪涝严重,还死了很多人。我请他别轻信谣言。有下雨,下大雨,但没有洪涝,更没有死人。若有死人,下面必定会向我汇报。谁敢知情不报,乌纱帽搬家,中纪委伺候。
普京欲又问。我说你别问,我知道你问谁,刘晓波是吧。我告诉你,不用去国外治疗,我们已经找到医治晚期肝癌的秘方,完全康复率70-80%。普京眼睛瞪得老圆,说,乖乖隆的咚,你也可以得诺贝尔医学奖了。
我简单概括了自己对肝癌研究的心得体会。我说,刘晓波已经转移扩散的晚期肝癌不管在哪里救治,切记事到如今千万,绝对避免化疗。切切!我经过几天几夜的苦思冥想,终于悟出了一整套安全稳妥保险的康复方案。如果整体生命体症尚过得去,还会有七八分康复可能。对,说得是康复,完全康复。本人秘诀不过七个字加两三项叮
普京当然不相信。他用怀疑的眼光看着我:“这可能吗?就你一个清华马列主义博士?”
我理解他对中国教育的偏见。他以为一位马列主义理论和政治思想教育专业的法学博士,与医学风马牛不相及,根本不可能对肝癌有专业的了解,更谈不上进行专业研究,甚至还能找到治疗治愈完全康复的秘方。
没办法,原来讨论研究世界政治军事大事中俄联手抗美的时间,只好挪用来讲解肝癌治疗。我耐心地解释道,比较而言,癌症是种非常温柔的疾病。它总是给予病人一个可以癌变细胞逆转化,病人得以完全康复的较長的窗口期。只要在这个窗口期内,逃过癌症劫难,是完全可能的。但一百年来,化疗从头到底一错到底。任何试图和癌细胞对撞格斗的做法,都是憃不可及,加速死亡,甚至是制造死亡。我的秘方核心就四个字
普京认真地听着,又用怀疑的口吻问:“刚才说秘诀七个字,现在又说秘方核心四个字。你怎么像郭文贵先生爆料一样,说话没个准头。”
我苦笑:“郭文贵你也知道?”
“当然。”普京言语中夹带着自豪:“现在我们俄罗斯人民,尤其是俄罗斯军队,根据老领导的指示精神,每天收看郭文贵先生的直播爆料。”普京来劲,学着郭文贵的口气讲起蹩脚的中文:“一切都是健身了吗?推友们刚刚开始。文贵怀孕的小手。”
当然知道他说错了,碍于面子没有纠正。
根据我对癌症的研究所得出的结论是,到了转移扩散晚期,不治还是会很快死亡。只是比化疗放疗死得慢些,少痛苦些。我的治疗方案属于替代疗法。擬为刘晓波提供的是从几十种有效替代方案中精选出的已为所有临床验方证明无一失败的单方。辅以特殊营养配方,康复几乎全复盖。药品成本在两三百美元。
我为所研发的治癌秘方取名为《习总爱人民秘方》,专治各种癌症,不用望闻问切,也不用B超共振,只要癌症患者说一声“共产党好,习大大英明”,便一定有效。下周向全世界公布七字秘诀和四字核心。

2017年6月29日 星期四

兄弟舔习,争先恐后

兄弟舔习,争先恐后
习总日记(2017630
《博讯》《明镜》两家著名海外华文媒体,一向秉承公平中立的原则,争当良心媒体纯洁媒体,本着兼听则明,偏信则暗的宗旨,兼容并蓄两手都硬:反习的文章刊发,拥习的文章也刊发。各位切莫摇头看不懂,这都源于我与他俩的一次谈话。
习:两位爱卿,包子食了吗?
何、韦:食了。
习:什么馅?
何:白菜猪肉馅。
韦:猪肉白菜馅。
习:中医养生调理有一条原则,吃什么补什么,听说过么?
何、韦:听说过。
习:那么我再问一遍,什么馅?
何:白菜猪肉馅。
韦:猪肉白菜馅。
习:诚实。我没看走眼。第二个问题:你俩何时、如何看出我先集权后民主的套路?
何:十八大刚开完我就看出来了。习总您集权不为了民主还能为什么?
韦:我比他晚几天。习总您集权即使不为了民主也一定是为了人民。
习:你俩的回答,(故意停顿十秒)我很满意。
回去之后,《明镜》抢先作出决定,《明镜电视》自71日起,转播中央台《新闻联播》节目。著名资深郭粉章立凡先生闻讯大哭:问紫鹃,妹妹的鹦鹉今何在呀啊啊?
明镜集团总裁何频先生善解人意,知道章被气糊涂了,便好言相劝:“您知道这是中共的栏目非我明镜所作,我们只是转播,并声明再三不代表明镜立场。媒体嘛,赚钱为主中立为本。我们没有任何政治立场。如果有,读者为上观众为上就是我们的立场。”
相对于何频先生的宽容睿智滑头,何频之粉何粉则表现出据理力争不依不饶的纯朴品质:“嘟,你站住。想走,没那么容易。我问你,明镜一向公平公正,实事求是报道,认认真真做媒体,转《新闻联播》也是为了让两边的意见都能得到充分表达。你好好的历史学家不做,来这里捣什么乱你?”
章:“咳咳,我刚巧路过,不慎问了一问,对不起啊。”
何粉:“什么不慎补肾,我看你是故意来找茬的。”
章倍感委屈:“那么请问,正确的提问方式是?”
何粉:“问都不该问。问就说明你心里有鬼,有不可告人的目的。”
章无奈:“那我什么都不问好了。”
何粉:“说一句‘明镜明镜,看了都说好’会死吗?”
章顺从:“明镜明镜,看了都说好。”
何粉:“表情不对,心不甘情不愿的。打起精神来,把怼郭粉的劲头拿出来,重新再说一遍。”
听说《明镜》转播《新闻联播》,《博讯》老总韦石先生急了,赶紧找来西诺吩咐道:“他转,咱们也转。”
西诺一下子脑筋没转过弯来:“转什么转?”
了解明白之后,西诺提议:“他转《新闻联播》,咱转《动物世界》。”
韦石摇摇头:“用点脑子好不好。转《新华社》社论。”
西诺问:“还是用‘纸巾来红’的笔名?”
韦石想了想:“起个新的名字。‘神州来电’。”
西诺鼓掌:“妙啊。这里是自由民主的国度,坚决捍卫中宣部发表言论自由的权利。”

2017年6月25日 星期日

2017年6月17日,他们为余志坚举行葬礼

在余志坚葬礼上---朱学渊致辞

在余志坚葬礼上---朱学渊致辞

在余志坚葬礼上---辛灏年致辞

在余志坚葬礼上---陈闯创致辞

在余志坚葬礼上---吴仁华致辞

余志堅追悼會

在余志坚葬礼上---王军涛致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