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slate

2015年7月30日 星期四

习总视察延边朝鲜自治州

习总视察延边朝鲜自治州
习总日记(2015718
716日至18日,在吉林省委书记巴音朝鲁、省长蒋超良陪同下,我来到延边朝鲜族自治州和长春市,深入农村、企业,深入广大干部群众,就振兴东北等地区老工业基地、谋划好十三五时期经济社会发展进行调研考察。
我指示,适应和把握我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的趋势性特征,保持战略定力,增强发展自信,坚持变中求新、变中求进、变中突破,走出一条质量更高、效益更好、结构更优、优势充分释放的发展新路,推动我国经济向形态更高级、分工更优化、结构更合理的阶段演进。
巴音朝鲁笑眯眯地说:习总啊,我知道大家为何称您习总了。
我暂且充当一把捧哏的:哪道是为何呀?
巴音朝鲁依旧笑眯眯地:您总是知道,您总是什么都知道,您总是能掰扯一些大道理来。所以,大家管您叫习总。
我心里尴尬,脸部表情喜悦:嘻嘻,没办法,党的总书记嘛,总是比你们知道多一点。
巴音朝鲁不笑眯眯了。他诚恳地说:习总啊,玩笑归玩笑,做事还是要认真。您刚才讲的那些大道理,蒙老百姓还可以,对我们地方干部,应该作一些具体指示。譬如毛主席当年指示我们搞大跃进,搞大炼钢铁,提高粮食产量。您来一趟也不容易,我们也很高兴。接受下级恭维百姓欢呼,您也很享受。所以,今天您否告诉我们,怎么做,才能走出一条质量更高、效益更好、结构更优、优势充分释放的发展新路?
我不但和蔼可亲,还善解人意。我说:巴音朝鲁,莫急啊莫急,我也就是这么一说。毛主席说过,群众是真正的英雄。你要多向人民群众求教取经。我没有现成的具体指示。我这个总书记还要靠你们群策群力,把经济搞上去。有钱好办事啊!呵呵。
刚转身要走,却又想起什么,对巴音朝鲁说:你有没有贪污腐化?
巴音朝鲁害羞低下头:不瞒您说,有。王岐山书记找我喝过茶了。
我好奇问:结果如何?
巴音朝鲁回答道:王书记说,党培养一个干部不容易,尤其是少数民族干部。新建监狱质量存在严重问题,不得不推倒重建,需要一段时间。王书记让我暂时忍耐一下,克服困顿,体谅党中央习总的难处,等监狱建成就送我进去。
我皱着眉头说:巴音朝鲁啊,你贪污腐化是在十八大之前吧。
巴音朝鲁回答道:我的是在十八大之前。他看了看蒋超良,说:他十八大之后还未停下贪污腐化的脚步。
蒋超良露出绝望的眼神。
我赶紧把巴音朝鲁拉到一边,说:没有证据的事情可不能乱说,我们共产党是讲真凭实据的。要汲取历史教训,可不能冤枉好人哪。
巴音朝鲁信誓旦旦:当然有证据,我都交给王书记了。
我放心了。这么说,证据都交给王岐山了?
嗯。
那么你手上没有证据了?
习总,我不是说了么,证据都交给王书记了。
嗨,这么说吧,如果王岐山中纪委突然一场大火,把证据烧了,你不就没有证据了吗?
巴音朝露又笑了,笑得我心惊胆战:嘿嘿,报告习总。证据我一式两份,有备份。
我感叹道:你们这些干部,搞经济不行,整人在行。
巴音朝露谦虚道:和习总相比,差远了。
我转身对秘书指示道:少数民族干部的汉语水平要加强。要学会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
蒋超良总算找到机会小小地报复一下:报告习总,他汉语比我还好。
我没好气地:我没空跟你罗嗦。走,带我去朝鲜族百姓家揭锅盖。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