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slate

2016年4月2日 星期六

你们是人质

你们是人质
习总日记(201643
去年预言“中国即将崩溃”的美国中国问题专家沈大伟最近说,“我不是崩溃论者,我不想中国崩溃,我希望它成功。”什么是成功?在我看来,坚持共产党领导就是成功,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就是成功。
1949年我党赶走国民党政权之后,面对一个无法回避的主体,那就是中国人民。记得当时毛主席背后站着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解放军,解放军手里拿着枪,和蔼可亲地问中国人民:“你们是留下来,还是跟国民党到台湾去?”
中国人民天真地问:“留下怎样,去又怎样?”
毛主席坦率回答:“去么继续受国民党压迫和剥削,留下么做主人。”
中国人民乐呵了:“自然是要做主人。”
于是中国人民留下来做主人。一些已经离开大陆的从香港欧洲和美国回来,妄想做主人。
中国人民没多久开始发现做主人是有条件的,即在党的领导下。于是心里不安起来,但已经晚了。其实在我党眼里,他们是人质。但不好意思挑明。
我清华法学博士,对心理学非常有研究,加上悟性不是一点点高,人质心里是怎么看待党的我非常清楚:不信任但又不得不信任,想摆脱依靠却又不得不依靠。因为他们无路可走。至少前三十年是这样。改革开放后能走的都走了,剩下的能走却没走是目前还有利可图。但绝大多数人质是走不了的。
绑匪对于人质,一是以死亡威胁控制他们,二是利用他们达到自己的目的。人质对于绑匪,一是假装被控制以逃避死亡,二是一旦有机会便逃脱摆脱控制。人质被绑匪控制时间若超过三个月,以为逃脱无望,处于劣势地位的人质会产生一种心理变化,即把自己的命运与绑匪捆绑在一起,形成新的绑匪与人质关系。还会唱一首歌,歌名叫做《太阳最红绑匪最亲》。这种奇特现象的背后是求生欲望。无可厚非。俗称“斯德哥尔摩综合征”。即使将来摆脱人质身份,心理阴影可能相伴终生,念念不忘绑匪不杀之恩情,表现在为绑匪着想替绑匪辩护。
中国人民与我党感情互动,有点类似上述关系。
为何我会产生人民是人质的想法?因为治国理政三年多来,发现人民群众不是打心眼里真心拥护共产党领导,他们的表现更符合被迫无奈的心理状态。知识份子社会精英,一旦言论宽松他们就蜂拥而出妄议国事诽谤党和政府,还乐此不疲;工人农民底层群众,一旦有机会就上街闹事,能闹多大动静就闹多大动静。所以不得不扩大维稳队伍,从朝阳大妈城管大队,到公安警察武警国安部门,维稳经费逐年大幅度增长就是最有力的证明。
对付人质不使用暴力行吗?对自己的人民当然不用。
可问题是。。。人民像人民吗?你们不像人民,就不必埋怨人民政府不像人民政府,人民解放军不像人民解放军。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