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slate

2017年3月6日 星期一

習總稱病議政改

習總稱病議政改
習總日記(2012,9,10)
2012年9月5日,因鄧規江隨胡亦隨,決定十八大後胡錦濤續任中央軍委主席兩年,我始稱病不出。 9月9日,此事驚動了一班僵而未死的黨內元老宋平、喬石和萬里等。他們紛紛派人前來問候。躺在病床上候任總書記的我聞之竊喜:這下你們該知道我習某不是好欺負的了吧?
是日午後,天氣不錯,我心情也不錯,於是找來大秘們,商議十八大後的應對之策。
大秘甲報告:十八大將要召開,黨內外國內外,有關政治改革傳言甚多。我們該如何應對,請習副主席指示。
我瞇著眼問:具體一點。
大秘甲:是,習副主席。黨內,特別是一些中央委員,希望開啟黨內民主。具體方案有二:一是中央候補委員以上,民主選舉政治局委員;政治局候補委員以上,民主選舉政治局常委;政治局常委,選舉黨的總書記。
大秘甲說完,和其他秘書一起,傻看著皺著眉頭的我。我仰臥位,床頭抬高成20度角,眨巴眨巴眼睛,沒有說話。
大秘甲繼續:二是,中央候補委員以上,直接選舉政治局委員、政治局常委和總書記。提出黨內民主的黨內的人員有。。。。。。
“別念了。我抬起右手製止道。
我起身坐穩妥了,對大秘們發號施令道:這幫賤骨頭,吃飽了撐的。中央既沒有奪他們的權,也沒有要他們的錢,更沒有搶他們的女人,他們卻向中央要民主,哼, 看我怎麼治他們。記下:我擔任總書記後一個星期,凡再提黨內民主者,送一份個人親屬財產登記表給他,就說是為開展黨內民主做準備,試行個人親屬財產登記抽樣調查。只針對個別人,特別是熱衷民主選舉的人,他們思想覺悟高,應當起模範帶頭作用。這是我黨的優良傳統嘛。
大秘甲邊記邊問:請示習副主席:親屬包括對象範圍是?
我邊想邊答:父母,兄弟姐妹,丈夫老婆子女。
大秘乙報告:習副主席,體制外,海外,對我黨的政治改革,懷有很高的期待。請習副主席指示,如何應對?
我嘴邊一絲微笑掠過,躺下,把雙手墊在腦後道:這也不難。先放風,說上任後馬上推行政改阻力太大,兩年後實施政治改革比較穩妥。
大秘乙是個書呆子:那兩年後怎麼辦?(我說那大秘乙書呆子不是瞎說的。)
我胸有成竹:兩年後,成立政治體制改革辦公室,專門研究制定政治改革路徑方案。可以三個月一次或半年一次邀請體制內外學者參與討論,徵求他們的意見。在呆子和花痴們的爭論中,不知不覺,兩年就又過去了。哈哈。
大秘乙又問:那四年後怎麼辦?
我又坐起,對著大秘乙道:我都想好了,你難不倒我。四年之後,我就讓吳邦國出來,重複一遍他的五不搞。就說是黨內元老不同意搞政改,我也沒辦法。
見大秘乙要張口,我搶先道:我知道你要問,如果吳邦國已經死了怎麼辦,對吧?
傻瓜秘書乙點頭。
我躺下,用平靜的語調,對著天花闆說:總不見得他們七個都死了吧。我隨便找一個出來,哪位敢不幫我的忙?

1 則留言:

  1. 比特币的投资价值
    得到 全球的肯定

    股票、外汇、等全球千种金融产品的交易与投资 投资世界最受欢迎的金融市场从未如此简单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