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slate

2017年3月11日 星期六

明镜亦非台 何处惹尘埃

明镜亦非台 何处惹尘埃
何频日记(2017311
纽约时报中文网曾以《何频,不会失踪的明镜出版商》为题叙述我的故事。然而很多人看着我的照片心中升起的疑问是,何频是个什么人?多维之后,很多人知道我是一个禁书出版商。2017年明镜集团开始主打网络视频,或网络电视平台。
1999年看准互联网科技日新月异,我因创办了《多维网》一炮而红。既当中国政府的传声筒也当民运人士的传声筒,游走于红白两道之间,做一个言论的掮客,贩卖出版自由。2009年多维股权结构突变,被迫净身出户。还好有《明镜出版社》在。早在1991年明镜就出版了王力雄的《黄祸》,影响深远。从多维出走之后开始经营《明镜月刊》等杂志系列,以短平快的方式把北京中南海的内幕权斗转换成绿茵茵的美元。
对了,我是一个书商,书商一个,对我的其他联想都可以忽视。你不忽视我忽视,过分联想只会把自己绕进去。我卖的是眼球,哦,不对,我赚的是眼球,卖的是内幕。要问中共内幕哪家强?阿美利坚明镜台。
201510月香港铜锣湾事件爆发,明镜集团旗下杂志书籍销售遭遇严冬亟待转型。2017年,天上掉下个林妹妹。被迫进行海外二万五千里长征的黑商郭文贵欲借助《明镜电视》平台“保命、保钱、报仇”大爆特爆国安部部长傅政华的料。我请示中共内的“老朋友”之后,于126日向北韩金正恩学习,搞了郭文贵号核试第一爆。紧接着38日为庆祝国际三八妇女节搞了核试第二爆。一爆一桶金,频频爆桶桶金,且都是24K贵金。
从“文贵式核爆”我敏锐地看到了一种新的盈利模式,即以《明镜电视》为平台,欢迎鼓励敏感人士出面爆料,并同时鼓励被爆料者来《明镜电视》与爆料者辩论反爆料,与造谣者辩论驳斥谣言。明镜保证秉持公正立场不拉偏架,“把火烧得越旺越好”是我们的营销口号。可惜,一心一意打造的312日《韦石郭文贵擂台赛》无疾而终。现正联络第二爆受害者吴征,希望他能出面来明镜与郭文贵打《明镜擂台直播竞标赛》。
文贵核爆一试二试后,难免有人再次质疑我与中共高层的关系。坦率而言,我与中共体制内高级官员交往的深度和广度当今现实可以说无人能及,这也就是为何我能吃这碗饭的原因。有谁有能力办第二个《明镜》?没有。过去没有现在没有,今后也不会有。俗话说物以稀为贵。中共专制体制与网上长城高墙是我得以施展能量的基础,若没有了网络屏蔽网站封锁,则明镜集团只有关门大吉一途。卖中共内幕,卖神秘卖爆料卖十八大十九大常委名单,我卖的不是人血馒头,卖的是一党专制的秘闻丑事,卖的是揭露中共体制黑暗的宫廷辛秘,有点高大上吧。时不时我也为中国的民主自由摇旗呐喊,用出版禁书的方式向黑暗势力发起攻击,揭露一党专政政权的残暴野蛮,呼吁中国进行政治改革走向开放。
哈哈,说得我自己都不好意思了。然而,我和中共党内高层到底存在什么样的关系?
首先是朋友关系。譬如已故前中央委员、新华社香港分社社长(相当于目前的中联办主任)许家屯。许多部长级干部甚至政治局委员(恕不点名),都能搭上线传到话。他们本人或家人来美都能见到面吃个饭。所以一般谁高升谁被双规,在香港东南亚抓了谁,明镜都能在第一时间知道,允许对外发布的发布,不允许直接对外发布的我们在文字上做技术处理后发表,如隐去姓名时间地点。
其次是供需关系。明镜需要内幕卖钱,党内派别需要放风博弈,明镜就扮演了这么一个传声筒角色和发声平台。这还不是最厉害的,最厉害的是我能够做到一视同仁保持平衡老少无欺,在各派系之间谁也不得罪做到游刃有余四平八稳,所以才有纽约时报中文网的调侃,“何频,不会失踪的出版商”。我出了那么多禁书却不会失踪,靠的就是在中共高层内部人脉深厚丰沛。没有人好意思下令抓我,都是朋友,或者是朋友的朋友。假设世界上任何两个人通过最多六个人都能搭上话,那么我与中共最高层七常委的任何一位,最多只通过一个人就能搭上话通上气。
那么我是不是中共体制内在编人员?不在编,不听任何部门和人员的指挥。但是,若有关部门向我打听谁谁谁,那么,我会尽量帮忙,就好比我要打听中共内部消息,他们也会向我提供我所需要的信息一样。所谓来而不往非礼也。
回答最后一个问题,有没有拿中共的钱?没有拿一分钱。当然也没有拿两分钱。其实,提供点内幕消息来卖,够我吃香喝辣的了。不是吗?都说谈钱伤感情,请你们以后不要再问了。

1 則留言:

  1. 比特币的投资价值
    得到 全球的肯定

    用 CopyTrader™ 专利技术同优秀交易员讨论交易策略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