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slate

2016年2月26日 星期五

习总煤山夜会任志强

习总煤山夜会任志强
习总日记(2016227
吩咐小倩通知任志强来煤山见朕。 小倩问,他不知煤山在哪儿咋办? 我说你就唱北京的金山上给他听。 小倩问,煤山和金山有什么关系? 我反问,不知道煤就是黑金吗? 小倩施法术飞去又回来问,几点? 我回答,三更半夜。这种事要偷偷摸,不能叫人看见。
早春的北京温差大,半夜阴气重,煤山吊死过总书记和国家主席,阴气更不一般,冷得我直哆嗦。小倩看我可怜,不知从哪里弄了个暖水袋来。这玩意儿好久没见到了。我问荒山野岭哪里来的热水?她说尿了一袋。我惊呼道,妳尿咋这么烫啊!小倩腼腆一笑,我又不是人。
说话间任志强来到。
任志强跪下磕头山呼万岁,我礼节性喊平身赐座。任起身四下观望:“习总,这儿没椅子啊?”
我说:“我只是客气,你便当真了。坐地下或站着,你随便罢。”
任志强无奈只得杵着等我发话。
“任爱卿,闹腾得不错啊,成网红了。”
“原来就红,现在紫了。”
“党内斗争激烈有激烈的好处,有企图心者就会以为螳螂捕蝉,他们想当那只黄雀。其实是蝉对蝉,没有螳螂。虽然党内两条路线斗争从未停止过,甚至可以说党的历史就是两条路线斗争的历史。党的生命得以延续,得益于两条路线斗争无论什么结果都无碍于党的领导统治。”
“习总英明。我也是如此看。毛主席打倒了刘主席,党还是党。华叶打倒了四人帮,党还是党。小平推倒了胡赵,党还是党。如果反过来,刘主席打倒了毛主席,党也还是党,只不过改革开放早十几年。如果八九六四赵紫阳改革派取胜,我看也没有多大变化。只是改革开放总设计师变成他赵紫阳而已。”
“正是。原本党内保守开明路线斗争,实属正常不过。夫妻也有吵架怄气的时候。可妄想者却以为有机可乘有缝可盯,实在是不自量力,空留笑柄。”
“习总您半夜把我传来煤山,是不是暗示我党政权已经到了崩溃边缘,如大明末期?”
“不是。”
“那我再猜猜。习总您在歪脖子树旁,是不是告诫自己以崇祯为鉴?”
“也不是。”
“那么习总您是否有重要事情想要托付于我?”
“你想多了!”
“那么习总您是否觉得半夜三更这么冷的天,咱俩在荒山野岭上尽说些没用的,是不是脑子有病?”
“我问你,最近你蹦得那么高,谁是你的幕后指使?”
“我从小时候被江青阿姨王光美阿姨和齐心阿姨都抱过。您觉得我说几句话还需要他人幕后指使吗?”
“毛主席整死了刘少奇,我关了薄熙来。你一个小小的副部长儿子,难道不敢动你吗?”
“即使被你抓被你判,在监狱里的日子,也总比无背景的草民要强百倍。况且,如此一来,我的个人名声,我在改革派阵营中的地位,若将来共产党倒台,我今天坐牢赚来的资本,加上以往办企业获得的经验,足够竞选总统。”
“那么说你是在赌明天?”
“对。民主自由派的高地,总得有人占领。与其让出身草民盘踞,还不如咱们自己早早布局。习总,任志强请求您成全,把我塑造成反党英雄,自由民主旗帜。”
“这好办,开除出党,然后判你几年。五年够吗?”
“五年太短,十年太长,七年正好。”
“任志强啊,老实告诉我,是不是经济不景气,做企业捞不到油水,也捞够了,想改行了?”
“习总明鉴。任志强心里的小算盘逃不过习总的火眼金睛。是的,在下以为,企业将进入寒冬期,不如捞点政治资本,说不定将来有用,无论做企业还是搞政治。”
“文革期间,也是干部子弟率先跳出来。你们这些狼崽子啊,改不了吃人的本性。”
“哈哈,毛主席说过,世界是你们的。我们不能辜负他老人家呀。哈哈。”
我为两人会面作最后总结:“即使将来民主了,革命后代当政有钱有势力有实力,总比草根出身的人好。清算我党的时候,会手下留情!”

5 則留言:

  1. 老何,我是Marsfield。想请你帮个忙。前几天我被万维踢出来,被几个朋友误解,以为我赌气出走。本来对万维也没什么留恋的。只是不想被朋友误解。但是万维用尽所有手段封杀我这个无名之辈,让我匪夷所思。连悄悄话这个鸡毛信也被阻拦。我给汗卿成功的发了一条短信后就再也不能使用。

    你如果方便的话,给汗卿发一个悄悄话,告知我的邮箱。我想给大家一个真相。把我和网管的对话公之于众。

    回覆刪除
  2.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回覆刪除
  3. Marsfield,
    话已经传到。我没有说明邮箱是你的,只是说是我的邮箱。是怕网管看见给删除。回不回邮件,取决于汉卿。

    回覆刪除
  4. 老何,感谢你的帮助。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