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slate

2015年10月17日 星期六

马克思在首届『世界马克思主义大会』上发飙

马克思在首届『世界马克思主义大会』上发飙
习总日记(20151018
首届世界马克思主义大会1010日在京举行。这次大会原本由清华大学举办,并邀请我马克思主义理论与思想政治教育专毕业的博士亲临现场并发表讲话谈谈坚持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的体会。为清华大学免于尴尬,为维护我个人声誉,我决定大会改由李克强的母校北大举办,我本人则婉言谢绝大会的邀请。事实证明这是一个明智之举。
大会共有来自近20个国家的400多名马克思主义研究学者和中国问题研究专家参加,大会以“马克思主义与人类发展”为主题,围绕马克思主义在世界范围内的交流、传播与发展及其在推动社会进步和文明发展中的重要价值进行研讨。
没想到动静太大惊扰天庭,马克思听说后强烈要求御驾亲征。玉皇大帝阻拦不住,只好指示前弼马温现任天上人间交通局局长孙悟空开了一张介绍信,内容大意是人家在天上过的好好的,你们搞什么鬼开什么世界大会都可以偏偏要开马克思主义的大会。马克思拿到介绍信后乘坐孙悟空变的运载飞船,一个唿哨便来到北京大学“首届世界马克思主义大会”会场。
马克思亲临大会的消息很快通过互联网传遍大江南北。全国各地的毛粉坐不住了,纷纷通过互联网手机等现代通讯手段向马克思汇报中国社会现状,和马克思主义在世界和中国的遭遇。马克思越听越生气越听越生气。最后按奈不住冲上讲台抢夺主持人话筒后,开始发飙。
马克思形象依旧,吹胡子瞪眼:“我的《共产党宣言》和《资本论》,是奠定马克思主义理论基础的经典著作。其中剩余价值、阶级斗争理论和历史唯物主义,是马克思主义的基本理论。任何以发展马克思主义为名篡改歪曲,都是对马克思主义的亵渎和背叛。曾经的苏联乃至现在的中国,和那些曾经的现在的大大小小打着马克思主义旗号的政党,都不是马克思主义的忠实信徒。相反,他们是马克思主义的叛徒和敌人。什么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科学发展观习近平重要讲话,统统与马克思主义没有半毛钱关系。他们认我,我不认他们。”
底下鸦雀无声。马克思继续发飙:“为何说他们是马克思主义的叛徒和敌人?因为,他们错误地解释了马克思主义。在实践马克思主义理论过程中,任何修正,无论动机如何,都不是马克思主义,而是他们自己的理论和思想。例如在上世纪初俄国发生的革命,所谓的列宁主义与我的马克思主义有关联但不相干,因为我从不认为,无产阶级革命可能在生产力低下的刚刚起步从农业国向工业国转化的社会发生。我认为,像俄国这样的国家,提高生产力要靠工业化,而不是靠无产阶级革命。在社会发展过程中,新的技术革命必然会提升社会生产力。大家知道,蒸汽机的发明,电的利用,生产力得到飞速提升,而那个时候进行无产阶级革命,只会抑制生产力发展。”
马克思沉默片刻继续发飙:“100多年以来事实上已经证明,无论苏联还是中国,无论古巴还是朝鲜东欧,所有共产党政权建立的国家,生产力发展缓慢,就是因为经济发展落后的国家,以私有制为前提自由市场经济,资本的作用被压抑,资本家获取剩余价值的热情被摧毁,那么谁来引领生产力发展?资本主义社会自由经济发展的特点是资本和自由市场经济,而无产阶级政权把资本家给消灭了,那么请问谁来领导工业化生产和发展?”
马克思由于激动脸涨得通红:“共产党领导工业化生产和发展?做梦去吧。在生产力低下的社会里,人民温饱尚且存在很大问题,如何进行计划经济的大生产大协作?计划经济下,人民自己吃饱肚子的权利被剥夺了,因此共产党政权只能疲于奔命做最基本的事情,就是让人民吃饱肚子。同志们,全世界研究马克思主义的学者们,请你们记住我今天讲的话,让人民吃饱肚子让大家有工做,资本家比共产党在行,私有制更能解决社会就业让人民有工作做有饭吃。因为资本家的使命是最大限度地发挥资本的作用,最大限度地实现剩余价值。他们会开公司盖工厂搞生产搞研发,这都需要人啊,需要技术工人需要工程师。”
马克思对自己的学术研究被人类社会误解误用很不高兴:“实行计划经济的条件是什么?通俗来讲就是,社会物质极大丰富到人们不做工也吃喝不愁,社会保证每一个人都能吃饱穿暖住好。譬如工业化已经达到非常高发达的程度,实现了全自动化。从能源的利用到资源的采集,从物资的生产到运输交通,全部实现全自动化人工智能化。极少量的工作人员便能生产和供应大量人口生活工作所需物质。现在世界工业化比我写《资本论》要发达先进多得多,但又如何呢?能到达我所说的生产力极度发达的水平吗?不能吧。所以,当年我提出‘消灭私有制,和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是鉴于当时资本主义发展状态来推断资本主义后期社会,私有制度下的垄断资本可能阻碍生产力发展而提出的设想方案。”
马克思把话题从剩余价值理论转移到当今世界社会现状:“由于时代局限,无法预知电脑互联网的发明应用,又使社会生产力得到前所未有的提高。同时,社会对于垄断资本的抑制也通过长期探索积累丰富经验通过制定法律加以限制在一定范围。再者,日趋完善的社会安全保障系统也为人民生活提供了基本保障。”
话锋一转,马克思开始调侃中国社会现状:“你们中国搞的那叫什么东西啊。三十年前放弃社会主义计划经济搞改革开放私有制市场经济,知错就改回过头去搞资本主义,这很好嘛,为何挂马克思主义的头卖资本主义的肉?资本主义的肉有那么臭吗,非得藏着掖着卖?我一百多年前的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无论政治还是经济理论已经在世界多个国家实践中证明是错的,干嘛非得硬撑着死不认错?我都不好意思你们还好意思么?”
马克思再次发飙强烈抨击国企垄断:“我要请教中国政府,你们这些庞大的恐龙般的国家资本国家企业到底想干什么?私营资本是为了争利获取剩余价值,你们是干什么的?如果你们利用掌握的国家机器和权力与私营资本争利,可想而知私营资本根本不是对手。也可想而知掌握着国家机器和权力的你们,会比私人资本凶恶千百倍榨取人民的血汗。也可想而知你们会比黑社会比土匪更有组织更大规模更血腥地掠夺民众,甚至最后掠夺自己。一党专政制度下的国企,是最后连自己都要吞下肚魔鬼。我不明白的是这样的政党这样的国家这样的社会制度,与我的马克思主义有嘛关系?马克思主义哪本书哪一页哪一行指导你们搞出这样的东西来?”
马克思最后给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下定义:“各位学者,北京大学各位老师和同学,我马克思是世界所有共产党员的祖宗,马克思主义是天底下所有共产党的信仰和理论,但是今天,当着在座的各位中共党员的面,我亲口告诉你们,中国共产党,彻底背叛了我,背叛了马克思主义。中国目前所奉行的是国家资本主义,通俗而言就是法西斯。按照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和辩证唯物主义理论,国家资本主义的根本特征就是,每一个人都是国家的奴隶,每一分钱都是国家的所有。因此这样的国家资本,整天想的是如何从老百姓口袋里搂钱。他们搂钱的方式不是通过自由市场经济方式,而是通过垄断方式,甚至通过国家机器,无底线使用权力和武力,强迫你掏钱。”
马克思最后用三个排比句结束发飙:“国家资本主义,法西斯,必定是个垄断的国家,他们垄断了一切。垄断你的思想,垄断你的财产,垄断你的今天和明天。”

1 則留言:

  1. 西方国家怎么就没拿你的脸皮研究防弹衣?

    回覆刪除